新一代测序和桑格测序的主要差别

了解什么时候使用NGS更有效

从原理上说,桑格测序与新一代测序(NGS)技术背后的概念是相似的。在NGS和桑格测序(也称为双脱氧测序或毛细管电泳测序)的过程中,DNA聚合酶会将有荧光的核苷酸逐个添加到正在延长的DNA模板链上。通过荧光标记识别每个掺入的核苷酸。

桑格测序与NGS的主要差异在于测序量。桑格测序一次只能对一条DNA片段进行测序,而NGS可以进行大规模平行测序,每次运行可同时对数百万个片段进行测序。这意味着这样的高通量过程一次可对数百到数千个基因进行测序。NGS还具有更强的探索能力,可以通过深度测序检测新型或罕见变异。

新一代测序和桑格测序的差别

NGS的优势包括:

  • 更高的灵敏度,可检测低频变异1,2
  • 周转时间更快,可检测的样本量更高3
  • 全面覆盖整个基因组
  • 检测限更低4,5
  • 可进行样本多重分析,通量更高
  • 能够同时测序数百到数千个基因或基因区域
如何选择NGS与桑格测序

了解每种方法的优点与局限性,选择最适合您的方法。

查看PDF

“利用桑格测序,我们只能看到有限的DNA快照……NGS及其大规模平行测序使我们能够分析每个样本的数万乃至数十万条read。”

Michael Bunce博士
澳大利亚科廷大学教授,TrEnD实验室主任
  桑格测序 靶向NGS
优势
  • 对少量靶点(1–20个)的测序快速经济
  • 流程熟悉
  • 更高的测序深度带来更高的灵敏度(低至1%)
  • 探索能力更强*
  • 突变分辨率更高
  • 相同的DNA起始量产生更多的数据
  • 样本通量更高
挑战

  • 灵敏度低(检测限约为15–20%)
  • 探索能力弱
  • 在测序大量靶点时不够经济(>20个)
  • 可扩展性低,样本起始量要求高
  • 对少量靶点(1–20个)的测序不够经济
  • 对少量靶点(1–20个)的测序不够快速

* 探索能力为鉴定新型变异的能力。
突变分辨率是指鉴定的突变大小。NGS可以进行大的染色体重排到单核苷酸变异的鉴定。
10 ng DNA用于桑格测序将产生~ 1 kb,用于靶向重测序将产生~ 300 kb(利用TruSeq Custom Amplicon流程,250 bp的扩增子长度 × 1536个扩增子)

如何选择桑格测序和新一代测序
 
Efficient Variant Discovery with Targeted Gene Panels
使用靶向基因panel来有效地发现变异

Franco Taroni博士使用NGS鉴定变异,仅需花费原时间的一小部分,且成本较桑格测序显著降低。

阅读访谈录
NGS Revolutionizes Reproductive Genomics
NGS变革生殖基因组学

Viafet利用VeriSeq PGS解决方案,使IVF诊所能够提供快速、准确、高效的PGS服务。

阅读访谈录
Environmental DNA Offers a Powerful Look at Biodiversity
环境DNA提供生物多样性的强大视图

桑格测序只能提供“有限的DNA快照”。现在,Michael Bunce博士通过NGS可以分析每个样本的数万乃至数十万条read。

阅读访谈录

对少量样本或少量基因组靶点(≤20个)的小DNA区域进行测序时,桑格测序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其他情况下则靶向NGS更能满足您的需求。NGS可让您经济有效地筛查更多的样本,检测基因组目标区域的多个变异——如果使用桑格测序开展这些分析则昂贵且耗时。

观看动画,了解简单易用的Illumina NGS技术如何补充您的桑格测序工作。

Cost-Effectiveness of Targeted NGS vs. Sanger Sequencing
新一代测序新手指南

想将新一代测序引入您的实验室,但又不确定从何开始?这些资源涵盖了NGS的核心主题,可以帮助您规划第一次实验。

开始
新一代测序新手指南
靶向重测序
靶向重测序

通过靶向重测序,可以分离出一部分基因或基因组区域并进行测序,从而节约实验室资源。深入了解靶向重测序

全基因组测序
全基因组测序的优势

全基因组测序可以提供遗传变异的全面视图,非常适合探索应用。深入了解全基因组测序

环境DNA测序
Environmental DNA Sequencing

不同于每次仅分析一个样本的桑格测序,NGS可高效分析大型复杂环境样本中来自多个物种的DNA。深入了解eDNA测序

 

NGS vs. 桑格测序

希望收到有关基因组学分析技术的快讯、案例研究和信息?请输入您的电子邮箱地址。
参考文献
  1. Jamuar SS, Lam AT, Kircher M, et al.Somatic mutations in cerebral cortical malformations.N Engl J Med.2014;371(8):733-743.
  2. Rivas MA, Beaudoin M, Gardet A, et al.Deep resequencing of GWAS loci identifies independent low-frequency variants associated with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.Nat Genet.2011;43(11):1066-1073.
  3. König K, Peifer M, Fassunke J, et al.Implementation of amplicon parallel sequencing leads to improvement of diagnosis and therapy of lung cancer patients.J Thorac Oncol.2015;10(7):1049-1057.
  4. Shendure J and Ji H. Next-generation DNA sequencing.Nat Biotechnol.2008;26(10):1135-1145.
  5. Schuster SC.Next-generation sequencing transforms today’s biology.Nat Methods.2008;5(1):16-18.